某個週日的下午,漫步到瑞安街,想起人氣餐廳樂子的斜對面有間看來很酷的咖啡店,老闆看來就是個咖啡「仕事者」,即刻信步過去,店面不大,入門即可聞到的咖啡豆烘焙香氣,果然絕對讓人精神一振!


坐在吧台上,不加思索對著老闆說:「我想要一杯熱拿鐵」老闆看了看我,歪著頭思考了一下說:「喝過單品咖啡沒有?」不等我反應,老闆的眼睛即刻露出智慧的光芒:「不要喝花式咖啡那種東西,我讓妳喝喝看,什麼叫真正的『咖啡原味』…」




沒等我點頭,老闆馬上到吧台後的一排咖啡豆的櫃子裡取出適量的豆子,小心翼翼地倒進研磨器中開始磨起豆子,在悉悉簌簌的聲音中,伴隨著的是老闆既興奮又專業的咖啡教學:「沖杯好咖啡的首要條件,是要有台好的研磨器…」


接著就開始了手沖咖啡的步驟,拿起手沖壺,徐徐將熱水沖入剛磨好的咖啡粉當中「豆子好或不好,只要看熱水沖下後,咖啡粉膨脹的模樣就可以判斷了…」


果然,咖啡粉膨脹成一個完美的圓弧形狀,老闆馬上停手,過幾秒鐘後,再次沖入熱水……此時,店內來了新客人:「老闆,我要一杯美式」,老闆此時正不發一語專注於看著手邊的咖啡粉膨脹的狀態,客人又說了一次「老闆,我要一杯美式,帶走…」老闆還是摒著呼吸將熱水徐徐倒入咖啡粉上,重覆了這個步驟幾次。


完成了這杯咖啡,大概過了幾分鐘後,才抬頭看著新來的客人說「我在倒咖啡的時候不能分心,所以妳要點什麼?」很酷吧!真是認真又有趣的頑固咖啡職人啊!


接著,老闆將咖啡倒入一大一小兩個杯子,端到我的眼前說:「小杯的一口氣喝下,大杯的過一會兒再喝!」,這感覺像不像到診所拿藥時,小姐跟妳說「白色藥包一天三次開水服用…」的感覺…^ ^


我端起眼前的小espresso咖啡杯,湊到鼻前聞了一下,很奔放的咖啡香氣,啜了一口,嗯,很明亮的口感,的確是有著明亮果酸味的咖啡,應該是屬於淺焙或中焙的咖啡豆吧;照著達人的指示大口喝下,酸味是屬於新鮮的柑橘類酸香,而不是一般難以入喉的酸咖啡,而且咖啡回甘在喉頭的感覺也很好。


與老闆聊聊店裡咖啡豆的種類與產地後,才端起較大杯的咖啡杯,淺嚐了一口,「咦,滋味不大相同,酸味仍在,但是香氣似乎更顯現出來了……」


老闆聽我開口,露出了難得的笑容,一副還好妳算是可造之材還喝得出相異之處的樣子「第一小杯,是要妳趁溫度高時,一口喝下咖啡的滋味,待第二杯溫度已經降幾度後,再緩慢喝出咖啡豆散發出的香氣…這就是溫度不同,咖啡會有的明亮與酸味的變化…」


的確呢!從威士忌中我領悟到了一個道理,香氣在極熱或極冷中其實是無法散發出來的,威士忌於水割或湯割後,就像脫胎換骨一樣地將香味整個地散發出來…,原來這個道理也可以應用在咖啡上頭?!第一小杯,溫度仍高,可以喝到較強的柑橘類的果酸滋味,但是第二杯,溫度略降,整個內含的香味就飄散出來了。


老闆點點頭,眼中再度散發出精光「想不想試試看同一款咖啡豆,用espresso的機器來沖煮?」瞧我興奮地點點頭,老闆馬上又開始研磨起豆子「espresso的豆子啊,跟手沖的研磨方式不同…」


放入義式濃縮咖啡機內,沒多久,從咖啡機的濾嘴中流出一條咖啡色,濃稠的義式咖啡。我指著那條咖啡說「老鼠尾巴耶!(註1)」老闆馬上回頭用大拇指讚許了一下「沒想到妳知道『老鼠尾巴』,這樣吧,這杯算是我請客!」


事情演變到這裡,我認為老闆開店不是來賺錢的,他是來交朋友的!


這杯濃縮咖啡,上頭有著一層美麗的「醬油膏(註2)」,可想而知這杯咖啡的美味。


「哇,好猛烈的咖啡勁」這是我喝下第一口espresso咖啡的感想。
「整個香氣與酸味就像被緊緊地壓縮過後,突然被釋放後排山倒海襲捲而來……」沒想到相同咖啡豆,以不同沖煮方式,會有這麼大的差別。


不過想想原理也就稍微可以理解一些,水以高速壓力迅速通過壓實的咖啡粉,進而萃取出手上這小小的一杯濃縮咖啡,不知道為何,我居然有點感動,我想咖啡豆若有知,應該也很高興被人用這許多方式發掘釋放出它的全部吧…(汝非咖啡豆,焉知咖啡豆之樂也?)


一個下午,我喝了同一款咖啡豆所衍化出來的三種似乎相同,卻又全然相異的咖啡滋味,而且還結識一位試圖想要把我從拿鐵花式咖啡中解救出來的老闆,當天下午所充實的咖啡知識,突然之間淵博了起來…哈哈!


老闆,我會再去的,只是,當天居然忘了問問,我喝的單品咖啡是哪一種啊?!


(註1)老鼠尾巴一詞的知識來源來自好友阿秋的「金秋咖啡室
(註2)醬油膏又名「Crema」,也就是咖啡脂,許多人認為,這是一杯espresso好喝與否的關鍵所在。


咖啡店名與地址我沒有記下,不過就在樂子的斜對面,門口有台大大的烘焙咖啡機器的店家。記得,到那兒,就點杯單品咖啡吧!


→相關文章

The Diner 樂子
【毛寶-朝時間專題】晨起的儀式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at108 的頭像
cat108

貓在家裡

cat10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